字号:

以我手中笔,书写你的结局【厉江流x欧阳明珠】

时间:2015-09-10 作者:贴吧丨759252351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厉江流x欧阳明珠

欧阳明珠:……厉江流……你想得太好了,我……不许你死,我要你活到阳寿尽时……每当想起这一刻,就受心如刀绞之苦……这……就是我对你最大的报复……

厉江流x欧阳明珠

欧阳明珠:……厉江流……你想得太好了,我……不许你死,我要你活到阳寿尽时……每当想起这一刻,就受心如刀绞之苦……这……就是我对你最大的报复……

明珠,如今我已回到南疆。午夜梦回时,我总是能想起你躺在我怀中说那些话的样子,心痛如绞。你的话,当真比最毒的蛊虫,还要狠上千倍。

回到南疆之后,我日日在我炼蛊的屋中研究蛊术与术法。唯有如此,才有可能暂时忘却失去明珠的痛苦。大巫祝见我日日闭门不出,也是焦急。他每日派人前来问候,又时常送一些珍稀的炼蛊材料和术法卷轴。我收下了他所有的礼物,微笑着将来人送出门外之后,继续将自己锁在屋子中。

我在中原这九年的经历,我没有向任何人提。提了如何,不提又如何,再也没有人可以补上我心中的那一块缺失。忆及往昔在幻境中时,我为了讨明珠欢心,炼制出一种特殊的蛊可放出幽幽清香,引来蝴蝶。明珠自然是心花怒放,她在百蝶丛中翩翩起舞。蝴蝶虽美,可比不上明珠轻灵的舞姿——还有她回眸一笑时,那迷了我的眼的嫣然笑容。

明珠,你说过,在奈何桥边会等我。我那么想听到你的答案,可是,你又要让我好好活下去。明珠,你可知道,对我而言,每一天都漫长无比。

明珠,我情愿自己这一世的阳寿短些。这样,就可以早早的去地府找你。我要听你亲口对我说,是恨我多一些,还是,爱我多一些。

五年来,我醉心于蛊术与术法中。我的功力突飞猛进,除了大巫祝之外,整个南疆,无人是我对手。南疆之中渐渐流传出“我的屋子里都是毒虫”“如果不听话,就让厉江流抓你去炼蛊”这样一类的传闻。听过之后,我不过是一笑而过。也是,我如今的功力足以让我于千里之外,操纵蛊术与术法,杀人于无形。

一日午后,我正在书房翻阅典籍之时,大巫祝匆匆而来,言说有要事相商。我二人相对而坐,大巫祝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,从怀中掏出一卷整齐的羊皮纸递给我。“我用完午膳再回书房时,这东西就已经躺在我的桌子上了。当时旁边还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的东西的意思,就是让我把这卷羊皮纸带给你。”大巫祝看着我打开那卷羊皮纸,声音低沉。

不过扫了一眼那羊皮卷上的内容,我心下便已有了计较。我关上了羊皮卷,仰起头,不禁大笑出声。笑声凄凉,疯狂。大巫祝有些被我吓到了,连连喊了两声我的名字。我低下头,很好地掩饰了我眼中的恨意:“无妨。”大巫祝担心的看着我:“究竟是何事?我从未见你有过这般模样。”我闭上了眼睛,声音清冷:“只不过,是接了一单,我很乐意做的生意罢了。”

五年前,当明珠过世之后,我曾动过去杀了那个委托我杀害明珠父亲的人的念头。明珠有两个仇人,一个是我,还有一个,便是那人。只不过人海茫茫,有着相同姓名的人何其之多,根本找不到。五年来,我苦心修炼,为的便是有朝一日,能为明珠报仇。若是真能如此,我心中也能好受些。

夜半时分,我照着羊皮纸上委托人的要求,孤身一人来到村外的竹林之中。月光下,这一身夜行衣的欣长男孑然而立。“厉江流,”委托者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,“南疆四大巫祝之一。蛊术与术法修为仅在大巫祝之下。十四年前去到中原之后,突然间销声匿迹。五年前,重现世间。在受人委托杀了欧阳明珠的父亲之后,你用环境屏蔽了她的记忆,与她过了九年的夫妻生活。然后,阵法被两名年轻人所破,欧阳明珠恢复记忆。她发现你是他的仇人之后,选择了自尽来惩罚你。她不准你死,她要让你活在煎熬之中。自那以后,你回到了南疆,潜心钻研蛊术与术法。我说的,可有差错?”我死死地捏着手中的羊皮纸,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:“不错,你说的都是事实。我选择接下这笔买卖,可不是来这里听你废话的。那人如今身在何处?”蒙面人将手中的物事交给了我:“那人如今闲赋在家,居住在江南。十四年来,他赚了不少钱,也结了不少仇家,我就是其中一个想要他的命的人。奈何他砸下不少银子,雇了数十名武林高手护卫,又请机关师在他家中设置了不少机关。为了要了他的命,我可是花了许多时间,才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人——你。为了替你妻子报杀父之仇,再为了赎罪,我相信,你不会辜负我的期望的。”我转过身去,看向了远方的一片虚无:“三个月之后,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的。”

三日之后,我启程前往江南。我带走了最毒的蛊,还有几卷书籍。大巫祝颇为担心,他对我叮嘱再三,让我绝不能以身犯险。只是啊——

我早已立下誓言——就是拼上我的性命,我也一定要为爱妻手刃仇敌。

明珠是刚烈的女子,为了惩罚我不惜一死。为了赎罪,我的性命,又何尝可惜?

我在最深的夜中潜入那人家中,却不慎触动了机关,陷入重围之中。周围刀光剑影,那人站在包围圈之外,下达了“杀无赦”的命令。

哼,我死了,你们也要一起与我随葬!

更何况,我又怎会放过你!

五年以来,我阅读了不少古籍。有一种阵法,以人的性命为引,以蛊虫为辅,召唤上古毒兽。待我的阵法结束,毒兽将会再次沉眠,而我要杀的那人,也会身中万种剧毒,痛苦而亡。用来辅祭的蛊虫越毒,毒兽的威力就越大。我带出来的都是最毒的蛊,毒兽的威力,自然就会愈发强大。

毒兽在我面前大肆屠杀,我不停的念动咒语,黑色的诡异光芒笼罩全身。我要杀的那人已然痛苦万分,他倒在地上,不停地扭动着肥胖的身体,却又无法获得解脱。

当年,你说,让明珠的父亲死得越惨,我的报酬就越多。可惜,我收获到的不是报酬,而是明珠对我深深的仇恨。阵法结束之后,你我二人都会双双毙命,这样,明珠的大仇,便可得报。

阵法结束,毒兽渐渐陷入了沉眠。我要杀的那人,在经历了万般折磨之后,已经七窍流血而亡。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弯度,然后——

一片寂夜

等我再度恢复意识,我已然身处鬼界。我走近奈何桥,一橙衣女子立在桥头,风华绝代。

“明珠。”我站在离她十步的距离,唤出了那个,我深深埋在心底的名字。明珠回头,朝我嫣然一笑——

“夫君。”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仙剑奇侠传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