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以我手中笔,书写你的结局【云天河x柳梦璃】

时间:2015-09-08 作者:贴吧丨759252351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云天河x柳梦璃

在二十岁之前,柳梦璃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官家大小姐。在二十岁之后,她是拯救幻暝界于危难之中的少主,以及新任主人。在一百二十岁之后,她是云天河的妻子。

云天河x柳梦璃

在二十岁之前,柳梦璃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官家大小姐。在二十岁之后,她是拯救幻暝界于危难之中的少主,以及新任主人。在一百二十岁之后,她是云天河的妻子。

这一天,柳梦璃起得有些稍晚。她醒来的时候,枕边人已不见了踪影。她看向墙上孤零零的挂弓剑的钩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:说了多少回了,云天河双目失明,行动不便,若是还像往昔那样拿着弓箭四处乱跑,出了事可真是了不得啊。柳梦璃起床梳妆之后,来到了厨房。饭桌之上,一张纸条静静地躺在桌上:我先去寿阳,找家客栈,等一切都安定好了,我再回来接你一起去,早饭在桌上。柳梦璃看着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字和桌子上还透着热气的百枣银杏粥,这才蓦然想起,前几天就和天河说好了的,今天要去寿阳看看。

巳时左右,云天河风尘仆仆的推开了小木屋的门。柳梦璃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,帮他卸下弓剑,嗔怪道:“天河,都说了多少回了,你眼睛不好,就不要到处乱跑了。我二人一起到了寿阳之后再去找客栈也不迟,你小心些,可千万别受伤了。”云天河挠了挠脑袋,呆笑道:“梦璃,我怕我们两个去的晚了,客栈就没空房了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不就不能多呆几天了吗,我,我怕你不高兴……”柳梦璃怔怔的看着云天河,就这样突然落下泪来:“天河,谢,谢谢你……”云天河慌了神,连忙揽过柳梦璃,帮她拭去泪水:“梦璃,梦璃,你怎么哭了呀。别哭了,你哭了,一点都不好看。”柳梦璃抽了抽鼻子,勉强压下心底那奔涌而过的奇怪的,让她想哭的情感。她知道,遇上云天河,是她这一生,最美好的事情。她不应该哭,她应该感到高兴,不是吗?

柳梦璃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囊,便和云天河御剑下了山。百年时间疏忽而过,她与云天河都不是凡人,容貌丝毫未变,可寿阳城中早已是物是人非。昔日的柳府已经被一户富商买下,该做了自家大宅院。寿阳的县令也不知晓已经换了几任,现在的那位姓谁名甚,已经不是柳梦璃可以知道的了。可这街道布局却丝毫未变,尽管城中大部分的人家的房屋早已翻新了,寿阳的道路还是那样固执地保留着百年之前的样貌。走在大街上,叫卖八公山豆腐与淮王鱼羹的声音遥遥传来,铁匠铺打铁的声音也依稀可闻。柳梦璃看着四周的景色,百感交集。路边,几个女孩子谈笑风生,柳梦璃走过时,离香草的气味还是这样的熟悉。

爹,娘,璃儿回来了。

客栈的大厅中,有说书人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故事:“那柳家大小姐长的是国色天色,又是心灵手巧。这用离香草制香的方法,就是她创始的。可是啊,听说她跟随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人一到外出修行拜上仙山之后,就只回来过一次,然后便彻底失去了音信。那两个少年人倒是回来过,给了柳县令一个离香草香囊就走了。可惜柳县令夫妇二人,至死都未能等回他们的女儿……”

柳梦璃坐在大厅之中,手中紧握的一个水杯,沉默不语。倒是云天河听着说书人赞美柳梦璃的话,很是开心:“哈,梦璃,他说你长得漂亮呢。他又说,你很聪明。梦璃,梦璃,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许是感受到了柳梦璃的一丝失落,云天河闭了一会儿嘴,然后,又小心开口:“梦璃,你是不是,又想起柳波波柳波母了?”柳梦璃轻轻的点了点头。云天河不再说话,他揽过柳梦璃的肩膀,让她依靠在自己身上,或许这样,柳梦璃能得到些慰藉。

柳梦璃倚在云天河的肩头,闭上了眼睛。云天河感受着柳梦璃的气息,他顿时感觉时光在这一刻停留,很温暖,很好。

这是一份谁也不想打扰的,喧嚣中的美好。

待那说书人讲完故事,打算打包东西走人时,柳梦璃站起身来,走到他的面前,盈盈一屈膝:“这位先生,小女子有一事请教。柳县令颇受爱戴,不知如今他的尸骸葬于何处?小女子的祖母幼年曾受柳县令恩惠,大恩大德永世难忘。顾派遣小女子前来寿阳,替柳县令上一柱香,扫一扫墓。”柳梦璃在问话的时候,内心是苦涩的。身为女儿,竟不知道爹娘葬于何处,而且还不能表露真实身份,只能以一个路人的身份前去拜访。那说书人生性豪爽,他大手一挥,指向八公山方向:“柳县令夫妇二人,便葬于八公山。姑娘上山之后,沿途都有标记的。这是当年柳小姐害怕上山的百姓迷路,特地让人标上的。如今的百姓又特意加了些,让祭拜柳县令的人们方便些。”

柳梦璃与云天河在客栈休息了一会儿后,便起程前往八公山。这是柳梦璃要求的,不用法术不用御剑,步行上山。恰逢人间四月,处处都是鸟语花香,翠竹碧草,姹紫嫣红。云天河走在山路上,他似乎感觉到了韩菱纱的气息。就好像那个红衣女子还在,她跑在二人之前,正在回首朝他们招手。柳梦璃知晓云天河的心思,她握住了云天河的手,轻轻说道:“这一次,我们也算是故地重游。菱纱若知道我们还如此念着她,心下也会宽慰吧。”云天河点了点头,说:“不知道菱纱现在过得怎么样,不知道是不是像她的伯父一样要做苦力赎罪。我,我很想她。”“我也是,百年前的那段时光,是我最放不下,也最不想忘的的记忆。在幻暝的时候,我的梦中,大家,都在。”柳梦璃柔声说着。她知道,那个红衣女子亦是云天河此生挚爱,他,放不下她。但柳梦璃是那种洒脱的女子,她容许,也理解,云天河心中,有韩菱纱的存在。

走了约莫半个时辰,柳世封夫妇的合葬墓已在眼前。柳梦璃摆好供品,跪了下去,三叩首:“爹,娘,璃儿不孝,未能给爹娘养老送终。爹,娘,璃儿如今已经嫁人,嫁的是云公子,你们可满意天河这个女婿?璃儿如今过得很好,很快乐,爹娘无需担心。璃儿如今回来看你们了,您二老可知道?”说到最后,柳梦璃早已是泣不成声,她跪坐在草地上,任由泪水肆意流出。云天河跪在柳梦璃身旁,同样的,三叩首:“柳波波柳波母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梦璃的,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,我承诺。”云天河直起身来,走到柳梦璃身后,坐下来,双臂紧紧的环绕住她的腰身:“梦璃,别哭。我已经说过了,会好好照顾你,保护你的,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淳朴的“少年”说不出能让“少女”动容的情话,可是,那简单的语言,在柳梦璃心中,分量却是这样的沉重。

云天河就这样抱着柳梦璃,他的气息是这样的温暖,柳梦璃渐渐平静了下来。她轻轻拨开了云天河的手,朝他微微一笑。不需要语言,相爱的两人之间的默契已足以让对方明白,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。柳梦璃取出箜篌,在柳世封夫妇墓前,弹奏了一曲自己幼时,弹的最熟练的曲子……

爹,娘,璃儿不孝。今日,就让璃儿弹奏一曲,聊表心意。

黄昏之下,女子静静的拨着琴弦,男子站在他身后,默默地看着她。

云天河想,幸好他们两个都已不是凡人,他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可以相守。他想,他要好好的照顾好柳梦璃,不要让她受伤害,不要让她流泪。

对于彼此,他们都是对方,仅存的,最后的温暖。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仙剑奇侠传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