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以我手中笔,书写你的结局【璇玑】

时间:2015-08-31 作者:贴吧丨759252351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璇玑

琼华即将飞升,到时灵力激荡。你我道行微末,绝无能力护住自己的心脉。师妹,快与我速速御剑而去。若是再晚一会儿,只怕会即刻身亡……

璇玑

琼华即将飞升,到时灵力激荡。你我道行微末,绝无能力护住自己的心脉。师妹,快与我速速御剑而去。若是再晚一会儿,只怕会即刻身亡……

璇叶师姐握住我的手,目光焦急。是了,掌门已从妖界夺取到了足够多的灵力,琼华即将脱离山体,朝昆仑天光处飞升而去。只要一接触昆仑天光,便可直达天界,无论是人是妖,都可白日飞升。

这似乎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可是,眼前的一天告诉我,这不过是琼华数代人在苦苦追寻的一个白日梦罢了。

大雪冰封,楼阁坍塌,就连那座曾受万人敬仰的,九天玄女的雕像,也轰然坍塌。大地在颤动,门中的一些道行高深的门人,正贪婪地注视着这一切。虚铭师叔望着这眼前的这一切,哈哈大笑;静渊师伯眼含热泪,嘴中喃喃说这些什么“总算等到了这一天”。

我害怕了,这,这就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升仙吗?若真是如此,我宁愿不要。

我还记得,那天我与掌门和一种同门来到了卷云台。妖界入口散发着妖冶的紫色,血腥味十分浓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我可能,再也见不到怀朔师兄了。

怀朔师兄二十有一,相传是他们村庄中天分最高的人。师兄很宠溺我,只要是我想要的,他总是会不惜一切为了我寻来。每次下山执行任务,他也总是会给我带一些女儿家的小玩意儿回来,簪子,手镯,香囊,塞了我满满一盒子。

我唯一的亲人在我九岁那年离我而去,如今,怀朔师兄是我最亲的人,我,不能没有他。

紫英师叔与天河和梦璃从入口处鱼贯而出,他的脸上,是愤怒,亦或许,是悲痛?紫英师叔朝我遥遥喊话,当我听见“怀朔,已被这些所谓的同门所杀时”,我仿佛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,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

怎么,可能。

为什么,会这样。

那一场战斗,死了好多师兄弟。我跪在地上,已经哭不出声音了。身旁却有幸存下来的同门的冷嘲热讽:“哭什么,他们道行不够,能有幸为我琼华飞升大计献出生命,使他们的荣幸。”

明明是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同门,为何能说出这样的话?

我从来都活在怀朔师兄的羽翼之下,从不曾沾染过人情世故。没想到,人心,竟然可以这般丑陋。

我用力的掰开璇叶师姐的手指,将她的手推了回去。我扬起头,笑着对师姐说:“我不走。怀朔师兄还在等着我,若是我不快些过去,就来不及了。”我看了师姐最后一眼,头一转,朝着我的房间飞奔而去,徒留师姐在我身后无助的呼喊。

我冲进房间,在床头的一个小匣子里,我取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虫笼。

那是怀朔师兄为我抓夏暝虫时所用的笼子。

我捧着它,出了房门。

门外的风雪愈加猛烈,我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刺骨的寒风,以及——心脉的震动。

要抓紧时间了,我对自己说。

琼华派已经脱离了山体,依旧不断有不愿与掌门为谋的弟子在不断御剑而去。当年,是掌门带我上山的,大恩大德永世难忘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

就是死,我也要死在这里。我的回忆,可都在这儿了。

积雪越来越深,每走一步都要耗上比平时多百倍的力气。我大口的喘着气,咬紧牙关,依旧执着的前行着。

一不小心,我绊了一跤,虫笼飞到了一旁。要,要坚持,我对自己说道,怀朔师兄被一剑穿心时,一定比这还要痛百倍吧。我双手撑地,从心脉处传来的疼痛越来越明显。璇玑,你可以的,做个坚强的姑娘,我闭上眼睛,硬是将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,拾起虫笼,继续前行。

一步又一步,二百三十八步,总算,是走到怀朔师兄的昔日住的房间外了。

只不过这一次,我再也没有力气,推门而入,嚷着要怀朔师兄给我去买糖葫芦了。

心脉的断裂声蓦然传来,我软软地倒了下去,只是手中,还死死地篡着,那个师兄唯一留下的东西。

师兄,以前我总是喜欢乱跑,是你到处来找我——

这一次,换我来找你,好吗?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仙剑奇侠传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