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以我手中笔,书写你的结局【玄霄】

时间:2015-09-16 作者:贴吧丨759252351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玄霄

无尽的黑暗里,陪伴我的,只有那把不肯离去的剑。

我睁开了眼睛,看向那无尽的深渊。

九天玄女,天帝,我冷笑出声。真是好手段啊,让我不生不死,让我进入这寂夜的囚牢,是为永囚。

玄霄

无尽的黑暗里,陪伴我的,只有那把不肯离去的剑。

我睁开了眼睛,看向那无尽的深渊。

九天玄女,天帝,我冷笑出声。真是好手段啊,让我不生不死,让我进入这寂夜的囚牢,是为永囚。

伏魔柱,捆仙索,真是看得起我。手上的捆仙索幽幽放着暗红色的光芒,我试着动了动右手。果不其然,一股雷电之力自捆仙索上顺流而下。蓝白色的雷电窜入我的体内,肆意妄为。

这就是给我的惩罚?好,好得很!

我想此刻,我的眼神之中,一定是恨意滔天。

一生成于修道,亦毁于修道,吾心不甘!

总是千年万年,我也一定,要破困而出,屠尽天庭之神!

苍天弃吾,吾宁成魔!

我闭上了眼睛,沉下心来,将怒火一丝一毫的,压入心间。

焚心似火。愿我最后一丝的善念早日被怨愤吞噬殆尽,以魂魄为祭,入魔道!

九天玄女也的确残忍。这捆仙索亦能感知被困者的心念,只要我入魔的执念越强,雷电之力,便越强。

那又何妨?来得猛一些吧,在猛烈一些吧!我的魂魄早已是一片血红,我自身蔓延出来的杀气,有时候,连羲和剑都害怕的颤抖。

当我沉沉睡去时,梦中,亦是一片血色。

血,还是血。琼华弟子的血,梦貘的血,似乎要把我给淹没了。无数怨灵朝我嘶吼,欲将我置于死地。我手执羲和剑,无情地斩杀一切魂灵,看着他们,一点一点的消失——不留一丝痕迹。

妖界,天庭,我定要将你们,斩杀殆尽!

东海的深渊永远没有访客,除我之外唯一的生灵,便是那条负责监视我的黑龙。在这里,不记年月,就好似我被冰封之时,根本不知道,今夕何年。

或许已经过去很久了,我感觉得到,我额上红色的印记,血色越来越深了。

后来的某一个时辰,魔界的尊者收下我的魂魄。

吾,已入魔。

当那条黑龙再一次来我审判巡视时,我运起魔力,将伏魔柱与捆仙索震得粉碎。那黑龙来不及反应,我便已经拿起羲和剑,直直的插入他的心脏。

羲和剑许久未曾嗜血了。黑龙的血滋润了剑身,羲和剑在兴奋得发抖。

呵,虚伪的众神啊,稍待片刻,待我将幻冥界屠戮殆尽后,再来寻你们。

我踏上那柄火红的长剑,御剑而去。

我的修为早已不复往昔,如今,我轻而易举便可找到幻暝界的下落并轻易破开结界。

梦貘们那恐惧的延伸让我心生愉悦。一个梦貘母亲将自己的孩子死死的护在怀中,却无济于事。我将那幼年妖兽夺了过来,一剑,两剑,直将他砍得血肉模糊。又把他扔到他母亲脸上,旋即,将他母亲斩杀。

“玄霄…….”幻瞑之主婵幽在与我过了数招之后,伤重倒地。之前,我已将最后那名幻瞑护将——奚仲燃成了灰烬。我笑着看着她:“呵,好久不见。昔年九天玄女说我无端屠戮幻瞑,今日,我便将你之一族灭族。我倒也看看,天庭能把我怎样!”婵幽倒在地上,眼中恨意滔天:“你,混蛋,不得,好死!”我微笑着,将羲和剑刺入她的胸膛:“这样也好,以后,你再也不用担心,幻暝界,会被人入侵了,不是吗?”

我看着那妖物化为了原形,怒吼了一声后,便再没了声息。我转过身,果不其然,数千天兵天将已经闻风而来。为首的,正是——九天玄女。

“玄霄!”九天玄女广袖一挥,神色是又惊又怒,“昔年琼华派有违天道,本座奉天帝之命处置尔等。不想你口出狂言,欲入魔道。本座怜你天资颇高,好不容易才向天帝求了请,饶你一命。本想让你在东海好好的呆着,磨灭你心中的违逆之情再让你去轮回转世。却不想,你,你……”

我轻蔑一笑,仗剑上前。九天玄女身侧的天兵执枪刺来,欲取我性命。我左手掐诀,羲和剑腾空而出,剑啸九天。那无知的天兵便丧生与无数光剑之下。我抬起头,不屑道:“虚伪。”

“你!”九天玄女已被激怒。她浮空而起,周身被金色的光芒环绕。我将羲和剑横于胸前,严正以待。

这场大战,几乎毁了整个幻暝界。妖兽的尸身无一例外的全部化为粉末,随风散去。那些珍贵无比的紫晶石亦灰飞烟灭,倒省了后人的觊觎之心。

“你败了。”我的勃颈上被无数刀枪剑戟所压住,九天玄女捂着心口,大口喘气。

败了,竟然败了。羲和剑被弃置一边,不甘的闪烁着光芒。

怎会如此?我奋力的挣扎着,可浑身上下已被捆仙索给束缚的死死的,根本无法逃脱。 

可恨,不甘,不甘呐!

为何,苍天待我如此不公!

最后,我被九天玄女亲自押上了诛仙台。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之刑,魂飞魄散。

真看得起我,想让我消失得一干二净吗?

时辰已到,九天玄女发动法术,金黄色的天雷直击我的天灵盖。

罢了,我这一生,不过是个笑话罢了。

我闭上了眼,等待着,我最后的结局。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仙剑奇侠传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