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仙剑奇侠传OL > 原创小说> 正文
仙剑忘情篇(中)
2008年03月16日 15:28:53 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houabcxx

我叫苍术。


川蜀,一向是多情的。山脉称奇,峋石相生。连清晨,也是暖润的让人无所适从。我悠悠行于栈道之上,很有些不习惯眼前的景象。人太多。


也怪不得。今天,蜀山收入室弟子,也就是,招揽人才的日子。连我,一个女子,也是为此奔赴蜀山。一路,当然不断有男子调笑于我。女儿,总是要承受一些莫名其妙的流俗。


于是我选择了夜间行路。


在店家还很闲的时候,我就将几个钱放到了柜台上。掌柜一脸皱纹;“姑娘住店?”他并不惊奇,一边记录一边打量我:“晚上退房吧?那就住玄字房。”聪明的老板。


来到后院,我方才脱下纱帽。 “姐姐也是住店的?”我回头,一个俏丽的少女睁大已经不小的眼眸;“呀,你不是汉人?你的眼睛…”“嗯,父亲是胡人,母亲是汉人。所以我的头发也是黑色的嘛。”我答道。她乖巧的点点头,莞尔一笑:“姐姐收拾完了,无聊的话,不妨到玄字二号房来找我。”我微笑点头。收拾自然不需要多少时间。但白天我也不会无聊,需要休息养神。临走时打声招呼却是必要的。


须臾,傍晚。


我盯着玄字二号的斑朽木牌看了一会,才轻轻叩在那层苍柏木上。


门应了。


于是,此间的少年一脸落寞的看着我,眼中没有羞涩。玄目幽幽,映着青苔的暮影;墨发桑桑,与风同落到柏木上,纠缠并落。凝眸中,这般仓皇的自己弥布着淡淡的清雾。耳畔,却是院中清脆的舂米声,听得我的心都乱了。


“对不起…我,我弄错了,我以为这是玄字二号…”我低头,想匆匆离开。他竟然笑了:“没关系。这里就是玄字二号。”


我明显愣了:“可是,这…”眼神摇朔中,他已经从门里走出来,身后是简单的行囊。他也是夜间行路?他走到我身边:“这里的房间是双号。玄字分南北。你也要走?”他微笑着看我的包袱。“嗯。”我看着他的肩,应道。“不介意的话,我们同行吧”少年莞尔。


没有拒绝的念头。但我须向那少女告辞,说明去意。少年浅浅颔首:“我等着。”


不知道彼此的目的地,我们也都没有开口。直到橘色的烟波笼在蜀山的碑碣,早曦的光露惊唤浅浅红尘,少年终于向我莞尔:“原来你也到这里。认识你很高兴,我是星瞳。”“我叫苍术。”一直想问的,此刻终于知晓。少年笑着向我辞别。白天终将面对各自的命运,无法再这么安静的同路。直到他的雾影匿于山林的竹苔,许多的疑问,终究没有出口。


一年后,星瞳成了蜀山最优秀的青年弟子。


然而他师门辗转,先在竹秀使昆布名下,后却转入长老故破纸门里。原因,是昆布自称教不好禀赋如此的少年,星瞳于是名满蜀山。上青散人又将他领了去,关门教授。现在,星瞳是虹涧隐者的徒儿。这,却是他自己争取的。很多同门因此看不得星瞳——立鸡之鹤,眼高于顶。不是同类。


我,不过平凡。拜在红花门下,辗转年华,不虚青春。


很想再看看少年的肩,和他一路同行。


优秀如他,累日奔波于无尽的任务。我和少年,一直形若萍水,再无深交。明天,星瞳会带领我在内的几个蜀山门人,调察折罗曼山灭灵之事。


折罗曼地处淮水西南,湿润岭土成就灵秀山峰。然而月前折罗曼山下乍现无数雌性精灵尸体,似被异物销灭魂灵。若不是有新妖降临,则必有高手违禁私修。因为吞灵是迅速提升修为最容易的方法,不过如不懂因材择取,也是非常愚蠢的。


我和几位同门先到巫山酒肆,等候星瞳从其他地方赶来。


   约定时间已过半日,星瞳仍未出现。


[你说你认识星瞳的阿!我们可都没见过!你看仔细了,若他不来,我才不敢进山],师兄秦绶第三次说道。[苍术,星瞳生得什么样子阿?听说他是不多见的美少年,你形容一下嘛],师姐孔珑第四次追问。师弟步耀濂则第五次白眼:[他来与不来,对我来说有区别吗?]


而我,第六次崩溃。[我去转转]


走出酒馆,街上人不多,可以清楚看到十米外的地方,而我竟然迷路。路人见我的异族模样,纷纷相避,无法问路。直到天黑,终于见到巫山的招子,已经打烊。才想上前敲门,却忽然止步。


夜色弥弥,清辉月下,酒香墙外,立着一人。淡黄衣阙,风月相舞;发如暮雪,灿引华泉。修长指间,是一把炽烈血刃。他默默看着酒肆前门,好像在犹豫。


[星瞳]


忽就叫出口。瞬间的意念。


项间忽感冰凉。我还看着他的方向,他却已到我身后。感到他轻轻颤抖,生命在他一念之间。我仍旧抬头。玄紫染眸,檀色点唇,面色苍白。心中一紧。


魔。


[你是人?你怎么知道星瞳],声轻若滴露,魔说着,很诧异,轻轻抽离血刃。


我当然是人,星瞳是蜀山弟子,我又怎会不知。奇怪他的问题,也更想吵醒酒肆里的同门,便大声说道:[折罗曼山的事是你做的吧?魔也做这样囫囵不顾的事?]


然而魔只是淡淡一笑,轻轻撩去鬓间的湿尘。有一刻,月光映照在四周微薄的空气上,却被反弹了去。


不知什么时候下的结界。[不必费力气。除了我,不会有其它生物听到你的声音。蜀山就来了你这样的?]


有些生气,[星瞳不也来了吗?]


魔原本有些疲倦的闭着双目,忽就睁开了眼睛,指尖划着我的脸颊。


[我不喜欢听听不懂的答案]


[你只能威胁我这样的吗,分明伤了灵体,需要吸灵整疗。你才不是星瞳的对手。]


这回魔却莞尔,[星瞳是人?还很厉害?他会来吗。]我张大眼看着他,[他会来。我们约在这酒肆见面。就是这两天]


[我会在这里],魔说着,幽幽看着星月,目中有轻轻的惆怅,身体却终于慢慢不见。


一夜无眠。


天明的时候,我很早就坐到楼下。师兄们还在休息。不知道魔在哪个角落。外面是沉沉的天空,似雨初的氛围。


他果然来了。一如当时的少年,清煦的视线照进心里。星瞳到我面前,轻起衫摆,悄然坐下。[对不起。有些事耽搁了。]我摇摇头,忽然觉得眼中有些模糊。


觉到了什么,他静静看了我一会,没有说话,唇边是温暖的酒涡。他在等我整理思绪。我将昨晚的事全盘托出。他轻轻皱着眉头,翦瞳映着远久的思忆,[这里没有他的气息。] 他犹豫地看看我,[我想到山上看看。]  我看着他,[不用告知师兄他们吗?]


 [弄清再说吧]


又要匆匆离开。这次,我却不愿只是看他的背影了,追上他的脚步,他笑了,任由我跟着。


一路追着生灵的气息,我们朝着山尖而去。都是雌性的,留着生命剥去前的绝望。星瞳的唇边都是忧虑。


[你想到什么了?] 有些害怕了,这样寂静。


少年没有说话。走了几步,才道[],忽又转回头望着我,视线惘茫。


我垂下眼。[在想那个魔?是他做的吗]


星瞳看着我,慢慢的摇摇头。


须臾山尖。这处生着条脉脉山缝,稍远低向,躲着冬初的处日。星瞳温和的阻止我的好奇,只身一个,进了去。我原来只能守着山风,无所事事。


少顷,他便出了来。脸色有些不好。[里面很多失灵体。小术能去通知一下大家吗?]


小术?我道着小心,别了他,却一路没有回头。绯红的我的脸,也想偶尔冷静一下。


 


这里有同类的气息。但虚弱如我,当再无力判别魔的身份。蹈着山隙陡峭的覆辙,我轻轻的吸了口气。


“怎么这么憔悴。南星。果然是你”。眼前忽现的魔,一脸戏谑,把着指间的罗焱血刃。日光般的衣阙,使我呼吸困窘。


“半夏?!”



面对许久,我平静的说明魔界的状况和来人间的缘由。他看了我一阵,才道:“魔就是这样,过于自诩。不然,纵天地奈我何。”


是为了你的楼主吧——来人间。南星,珍重自己。”半夏揉着眉心。


头痛了?当然,不完整的灵体,永生不得好过。我紧紧看着半夏,只轻轻一推,他竟然立不住,斜倚着仞壁。“你没事就好。我不问。但是,谁噬了你的灵体?


他长长的睫毛被风一吹,落在我的齿间。他笑了:“你这是在引诱我吗?这样近的脸,我有点呼吸不畅呢。”我没动。半夏皱皱眉,“你太弱了。管不了。”


我直视着他,没有表情。许久,半夏忽然笑了。[不要那破石头吧,跟着我。性别我无所谓]没有生气的面颊,灵动若昔。


以下,是半夏告诉我的全部。


当年半夏未到蜀山,却被扣留在折罗曼。就在这个洞穴,被某人用于吸灵。然而魔,强大若斯。这样十年,尽管灵体千疮百孔,竟然得以存活。一年前,那人忽然拿着一样东西来询问半夏。


[我不知道他怎么得到的。]半夏静静的看着我,[看到星瞳的时候,我真的吓坏了]


半夏以此为条件获得了自由。对他说那是魔界的灵石,可以辅助修灵。


[他当然也不会真的笨到放过我。所以我直到现在,也还是躲得很累]。当年魔界的王牌使者,也不经岁月的玩笑,与憔悴和惊惶并落。


[然后,就是你们看到的所有。折罗曼精灵的衰竭,其实早就开始。不过他一直用心掩盖。而现在,似乎已经没有必要。]


我皱皱眉,[没有必要?]


半夏淡淡的笑道,[如果已经可以肆无忌惮的话。]


星瞳是世间唯一没有阴阳属性的灵石。唯我才能平和的携有。那个人却是个实在的男人,属阳性。以星瞳的纯性,必然顽强抵制。石头却终究不能逃开。它唯一的方法似乎只有吸取阴性灵体。这对星瞳来说,并非难事。可惜的是这一切被那个男人发觉了。


这个男人,就是虹涧。


我深吸一口气。


半夏看着我。半晌,[我现在,已经回不了魔界了]


我不禁轻笑。两个魔,沦落至此。[那晚为什么在酒肆门口]


[考虑要不要告知蜀山。那个女人吓了我一跳]半夏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[她叫我星瞳]


[我在人间的名字是星瞳,她认得我,不知道你。许是看错了]我望了望天空,估计着苍术的步程。[能否让重楼尊者出面?] 半夏终于问道。我的眸子有些不适应那样的明色露发,和黯然瞳仁。[楼主不能离开魔界]


他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
我们和着山风,默默地立在折罗曼之巅。


[你可能回不了蜀山了。]


是的。虹涧实在可以有太多办法让蜀山怀疑我。我说不定已经成了折罗曼山事件的主谋。


[先走吧,苍术差不多要到了。]我看着半夏,平静的结束会面。


忽然一阵淡淡的血味。


我皱眉。这里地处折罗曼镇的下风。半夏很快的看了我一眼,[这么急啊,那个男人。]


苍术呢?


仙剑三电视剧

新兵集结令

17173之星

仙剑系列谁最美

全身十阶玄石

称号大全

仙剑OL升级指南

兑换券掉落点

2009仙剑壁纸

任务攻略大全

BOSS大集锦

新手必看专题

主线剧情专题

六大职业高手专访

新人必看

《仙剑OL》伏魔专题
游戏截图
用户: 匿名
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

评论

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© 2001-2011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