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仙剑奇侠传OL > 原创小说> 正文
仙剑忘情篇(上)
2008年03月16日 15:28:30 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houabcxx

我叫南星。


水碧离开后,我就很难有机会休息。这几年魔界很不太平,似乎是因为蜀山锁妖塔的一些事。具体的我不清楚,我已经许久没离开魔界了。


我是魔尊重楼的暗使,水碧则是明使。所谓明暗,也就是外人知与不知罢了。我的职务就是把魔界的实事禀告重楼。最近几十年他很少在魔界。像是因为人间的事吧,他有人间的朋友。


魔界里,重楼是很有地位的。但并不是最者。魔界的王是沙苑蒺藜,不过他死了,所以现在这里群魔无首。鼎立一方的魔有茯神,扁蓄,地龙,还有就是我的主人:重楼。他们都是尊者。很强的魔。


在这里能胜我的魔也不多,我是所有使者中最优秀的。重楼不在的时候,我的身份是幽使,就是各魔尊的中间人,没有任何立场。


今天重楼会回来,因为魔界出事了。五十年前锁妖塔被彻底封印后,蜀山开始进入鼎盛时期。但魔界又怎甘寂寞,二者摩擦不断。二十年前茯神一名使者半夏杀了蜀山弟子独孤淼,他是剑圣独孤的后人,当时闹得很大,后来茯神将半夏交予蜀山处置,也就不了了之。那一次后,魔界与人界的关系就很不乐观了。十日前,蜀山五行秀使之一的青黛死于地龙之手,地龙被蜀山众人打伤后,却不知所踪。于是,今天他们来了。


我依约来到魔界入口-修罗生门。周围很安静。时空寂灭,万物休止——魔并没有时间的概念。门如古镜,映出了我的容颜。青色迷离的瞳眸和一头雾涩霜发。我没有性别,这是南魔一族的特殊体质。


生门悸动。中心开始,漾起了圈圈雾涩涟漪,血色罗影点燃了宇宙。满脸倦意,重楼静静地临现,似已融入无尽时空。赤炎一般的发灿若夕阳,在风中舒展开来。焰色衣衫舞出的一片赤影,久久不散。


我单膝正跪,“南星恭候楼主。”他揉着紧锁的眉头,从我眼前走过,“本座累了,是什么人找死?”


 “蜀山上青散人,弘涧隐者带领五行秀使之四在修罗隐门外,欲为青黛讨回公道。”


“哼”楼主睁开双目,直赴隐门。


在魔界,为隐身份,我不和楼主同行,只作报告。不过这次我却微有不安。虽说蜀山人等过不了隐门,但从昨天开始,就不见茯神和扁蓄的身影,,倒似是他们躲着不去应战。不过这几乎不可能。因为四魔尊中,论实力,当属重楼,但论野心,心计,当属茯神,扁蓄。


我深吸口气,悄然跟了上去。


隐门外,蜀山人等似乎很吃惊,又似乎有些许侥幸。我以为,他们是想,蜀山逼到了隐门,魔界四尊竟然只有重楼出现。


楼主眉毛一扬,微翘唇角:“讨公道的,谁?”


沉默。


终于,一个身着清一色栗色水缎袍的男人站了出来。略显清瘦。他满脸风尘,生就一双丹凤眼,眼神清澈。应该是弘涧隐者车前子,他郑重道:在下蜀山座下车前子。愿为本门弟子青黛讨回公道。青黛十日前不幸为贵界地龙所害,凶手却逃之夭夭。我等今日前来,是希望贵界能将地龙交给蜀山处置。“


此话一出,我在平行异维空间里,不禁失笑,魔向来各理其事,自扫门前雪。地龙的所踪,蜀山不知,魔界更不会知道。不过,既然人家都上门了,魔界自不会善与。那么,茯神呢,扁蓄呢,为什么这里只有重楼。


重楼未语,血色眸子却燃烧起来,整个空间都战栗不已。楼主向来不屑口舌之争,一切,只需力量说话。


隐者神色不由凝重,最不愿的便是这个结果。蜀山没有谁不知道,魔尊不好惹,特别是,重楼。


四秀使俱都摆好应战姿势,上青散人似有不甘,上前一步:“尊者何必如此,现如今应唤出地龙,让他与使者对质方为上策,怎么说,若开战必定两败俱伤。”


“就凭你们?“轻蔑的笑容自唇角漾开,而刹那,楼主手中已盛开朵朵妖曳红莲…万物,都沉缅在赤焰的梦魇中,不能自拔。而红莲,则向着蜀山众人怒放。


四秀使毅然迎上。山,泉,竹,石,凤,当然,如今山秀使青黛已逝。泉秀使白芷飒然抽出头簪,如雪秀发随风舒展,发梢化为清泉。于是在他们外围数丈之远,盈盈之水凝成结界——泉盾。竹秀使昆布,石秀使茯苓则分别凝神,昆布扬手绕罗,转瞬空气中丛丛气流势如破竹射向楼主;茯苓怒叱,似流星火石般的声波,便对着楼主孤注一掷。昆布和茯苓的绝学:竹破和石流。楼主背后,凤秀使红花却睁大流萤双目,一只飒爽血凤自瞳中划破虚空,向红莲而去,这是红花的凤蚀。我惋惜着,如果青黛还在,若他使出山吞。这确是让人叹息的力量,只不过,对楼主,还差得远。


于是,在白芷的失色中,红莲穿越泉盾;在茯苓和昆布的惊异中,红莲噬尽竹破和石流;在红花的不甘中,红莲反噬血凤。四秀使,竟然败得这么理所当然。


而楼主,只是在高处,看着他们。


车前子和上青散人乌药早已料到结果,他们,凝重的站了出来。这才是我有点担心的,这两人,不是善与之辈。沙苑蒺藜当年一战,他们是在场者。虽然车前子看来也不过三十上下,乌药则像个黝黑的中年大夫,他们,却可看作蜀山的实力代表。虽然,他们合力,也最多能安全离开。只是…




车前子使出了吸虹引,乌药用了散灵剑诀,都战得脸色苍白。楼主燃烧的血眸也终于有些许黯淡,只是眼神,仍然桀骜若是。这个时候,我所担心的人,果然出现了。


只不过,人未到,力先至。扁蓄的凝咒绝,呼啸着奔向车前子和乌药。两人脸色顿时更白。“哼“,楼主显然不悦他的多事。随后,茯神的灭神寰,也惊艳而至。


向的,却不是蜀山的人。


谁都没有料到。这一击,快到,楼主已躲不开了。


霎时,我跃出时维,结出冥洞,但是,太快,来不及了。于是,在灿烂眩曳的寰光中,我睁眼看着自己的身体,与之相迎。心中一痛,有什么东西,失掉了。


我掉了下去,眩目中看见蜀山之人仓皇而去,目中是难以置信的神情。还有,车前子体内,是我的…,我的…。


就在我快掉入时空的漩涡时,一双手接住了我,炙热的,楼主的手。他的表情,已看不清。我却听见了茯神的叹息:“我是怎么了?居然打偏了?南星怎么在这里?”我想笑,终究只是呛了几口血。


醒来的时候,是在烟朔六道中——楼主的修息之地。第一件事就是很悲惨的发现,果然,我的星瞳没有了。我还没有性别阿!没有星瞳,我…


下一刻,我就看见了楼主的赤色身影,印在烟朔紫色的涩雾中。他的脸上,依然那么落寞。我知道,那是因为一位女娲族的女子,那紫色美丽的女子。楼主见我醒了,轻轻走过来。


“没有大碍了。但你灵力几失,你的星瞳呢?”


“回楼主,被车前子带走了。是被灭神寰震到他体内的。楼主,我想…”我未说完,楼主就站了起来,他是要去找车前子。“是吗?本座要的东西,谅他也不敢留。”


我几乎马上就跪了起来:“南星无能。不敢奢望楼主相助,我,咳咳咳…咳。”我被自己的血呛到了。


其实没有星瞳,我也不会死,也可以继续修灵。只不过,我就永远没了性别了。南魔一族的人,修炼星瞳到一定程度,才能决定性别。本来,没有性别,与我也没有太大损失。只是,若为了楼主,我不能没有星瞳。


楼主淡淡看我一眼,轻轻地说:“你休息吧”。他要去蜀山,但我知道,他现在去的话,很可能再入不了修罗生门。并不是因为蜀山,而是因为…可笑…另外的两位魔尊。


我只好抱住他的脚,“咳咳,南星不需要楼主的怜悯,我自己…咳咳…自己去拿回来…咳咳…”我紧紧不放, “咳咳…咳咳咳…求楼主将我的魔印封印,我要,咳咳咳…去蜀山…”


楼主缓缓蹲下,双手扶住我,眼中竟然有种陌生的忧伤,我心中一紧。昏厥前,看见他轻触我的额头,然后,是无尽的赤暗。



仙剑三电视剧

新兵集结令

17173之星

仙剑系列谁最美

全身十阶玄石

称号大全

仙剑OL升级指南

兑换券掉落点

2009仙剑壁纸

任务攻略大全

BOSS大集锦

新手必看专题

主线剧情专题

六大职业高手专访

新人必看

《仙剑OL》伏魔专题
游戏截图
用户: 匿名
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

评论

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© 2001-2011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